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请杀死他的浪漫吧 > 第26章 番外

第26章 番外

第(1/2)页

1梁霁现在是我对象了!

        回到黎溪市的第一晚,姜书厘彻夜难眠。

        耳旁少了聒噪的蝉鸣声,周身安静得像是坠入深渊,让她有些鼻酸,隔壁也没有人躺着,就像是没了能够保护她的人。

        姜书厘将脑袋埋进被窝里,眼眶逐渐发烫,想起在浔溏镇与梁霁发生过的点滴,他背着她回家,看见她过敏还带她去小诊所,送她礼物,给她制造些浪漫氛围。

        但她就是个俗气的人,她只想要他的那句“我喜欢你”,还好最后他说出来了。

        她是个贪心的人,她只想要全心全意的爱情。其实她这个家庭里的女人,包括她妈妈,她阿姨还有她外婆,无一不是离婚带娃的,也没人给她科普过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但她渴望爱情,她渴望热烈且至死不渝的喜欢。

        她很早就知道,不能寄希望于梁霁身上,他们完全不是同个世界的人,就像两条平行线,我们不能做到让它在某处相交。

        但她渴望,毕竟是喜欢了这么久的人,即使是有短暂地接触,就算是不圆满的,那她也算是实现了自己高三那年的愿望——

        还能再碰见他,到时再勇敢一点。

        遇见了,也勇敢了。

        结局不尽人意,那就不能怪缘分了。

        但现在她的愿望实现了!

        就像是生活在梦境中般,心里甜得不像话,她甚至觉得自己还没睡醒,就被告知她在梦里竟然恬不知耻地答应了梁霁的告白!

        姜书厘探出脑袋深吸了一口气,她抬眸平静地看着窗外黎溪市区里的星空。

        月色朦胧似是被蒙上一层纱,星星也没有几颗,还不如浔溏镇的夜晚,虽星稀但月明。

        放在床头的手机不合时宜地振动了下,姜书厘神色蔫蔫地摸过来看了几眼。

        发消息来的是她大学同宿舍的朋友逢歌。

        作为一名敬业爱岗的职业体育记者,她却被领导予以非常艰巨的任务跟在一个因私自外出没打报告还吸烟喝酒而被罚到乡下劳作的乒乓球运动员后面拍摄录制视频。

        前几天她刚跟完录制从乡下回来,听说姜书厘也刚好要从浔溏镇启程回市里,就准备过来约她一起去聚聚。

        【逢歌:姜姜,你回来没?】

        【姜书厘:托你的福,今年傍晚赶回来的,我现在躺在床上有些辗转难眠。】

        【逢歌:嚯,你这有点夸张了吧。】

        【逢歌:在那遇上你的正缘没有?或者说有没有什么帅气的小伙子之类的?】

        【姜书厘:我倒是碰见你哥的大兄弟梁霁了,不过我处着对象啦!没想到吧!!!】

        【逢歌:……这也可以算是个帅哥吧。】

        【姜书厘:怎么叫算是呢?他不帅吗?】

        【逢歌:我去,你对象不会是梁霁吧?】

        【姜书厘:这都被你发现了,你怎么看出来的!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逢歌:你就差把狗粮甩我脸上了。】

        【姜书厘:……】

        那头安静片刻,随后便又继续和她聊天。

        【逢歌:你是不知道我跟着的那个运动员有多难搞,我定要好好跟你说道说道。】

        【姜书厘:表情包(火柴人捧着碗白米饭吃着,下面写着行“嗯?你继续,我听着~”)】

        【逢歌:你说现在的弟弟怎么这么叛逆!看上去也就刚成年没多久吧,吸烟喝酒的样子别提熟练,不过下乡劳作倒是让他稍微安分了一点,就是那家人估计会哭死,他劳作一星期田里的秧全死了,猪也被喂死了好几头。】

        【姜书厘:……有个性,不错。】

        【逢歌:得亏他乒乓打得不错,国乒队不舍得把他退回省队,不然有他好受的。】

        【逢歌:不过弟弟长得很合我的眼缘,是我喜欢的那款的,年下小狼狗,爱了爱了。】

        【逢歌:不过这几天也真是有我好受的,你看我的皮肤,已经被晒得开始褪皮了。】

        【逢歌:图片】

        姜书厘点开她发给自己的照片,画面里的女人灰色不规则露腰的上衣,搭配一条深色的直筒牛仔裤,她戴着鸭舌帽和墨镜,将整张脸都盖得严实,只露出那双狐狸眼勾人。

        【姜书厘:喂,你是想给我看你的美照,还是想让我看你被晒到褪皮的皮肤啊!】

        【逢歌:呀,小心思被你发现了。这不怕你太久没看见我,把我给忘了嘛。】

        【姜书厘:……pleasegoaway】

        【姜书厘:对了,你跟的那个运动员叫什么名字?我姐妹寡了23年,终于挑到个合眼缘的,我肯定要发挥我的人脉给你打听打听。】

        【逢歌:……那还不如我自己出手快!】

        【姜书厘:我要给你把关,我姐妹这么优质的女人,可不是什么男人都配的上,懂?】

        【逢歌:哦,好像叫梁介白吧……】

        姜书厘看到这条消息,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她退出与逢歌的聊天框,切到和梁霁的。他们刚刚的聊天内容就是对关于他弟弟梁介白被罚到乡下的这件事展开进行了讨论。

        梁霁还说明天要回黎溪处理这事。

        这不巧了吗?

        【姜书厘:姐妹,你找对人了!】

        【逢歌:?】

        【姜书厘:梁介白,我对象弟弟!】

        【逢歌:我去,真的假的,这么刺激!】

        【姜书厘:千真万确。追弟弟这事,请你放心包在我身上,保证你抱得美男归!】

        【逢歌:额哈哈哈,好……】

        【逢歌:对了,枝枝最近怎么样了?我跟你说,我从乡下回来也算是体验了把她在古镇里的生活,是不是都很枯燥乏味的啊。】

        【姜书厘:枝枝可是说很开心的。】

        【逢歌:……啊,那真是离了大谱。】

        【逢歌: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明天晚上nightbreeze见不散!姐陪你小酌几杯。】

        【姜书厘:好!】

        那头没了动静,姜书厘将手机随意扔在一旁,逢歌这几天也有在积极地联系她,听说她心情不好,她还特意打电话过来给她讲笑话。

        谁能想得到,当初那个以酷飒且不苟言笑的冰美人出名的逢歌讲起笑话来还挺有一套。

        那时黎溪大学有三大神话,分别为建筑学院的梁霁,艺术学院的逢卿和计算机学院的程砚清。三个性格完全不同,梁霁慵懒痞坏,逢卿温柔型男,程砚清禁欲清冷。

        而隔着条文才街的黎溪传媒大学也有相对应的四大美女,分别为播音与主持专业的姜书厘和温丛枝,新闻学专业的逢歌以及编辑出版学的黎漪。四大美女也一个赛一个的有个性,姜书厘腹黑清醒,温丛枝温婉大方,逢歌酷飒爽朗,黎漪则是个美艳型的妖精。

        当时两校的学生们都在讨论,这么有个性的七个学霸大佬,最后能成几对呢?

        结果不尽人意,唯一成过的一对羡煞旁人的鸳鸯眷侣最后也迫于生活的压力分手了。

        但现在终于又成了一对。

        姜书厘翻了个身,揉了揉终于有些困意的眼睛盯着夜空看了瞬,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姜维涛就来姜书厘的公寓接她。昨天她的脸色明显有些差,姜维涛也不至于完全不顾及她的身体,让她硬撑着去医院。所以就先将她送到她所居住的那间公寓,休息一晚总应该会好些的。

        姜书厘被敲门声吵醒,起身打着哈欠跑过去开门,姜维涛并没有亲自上来,而是叫姜林过来叫她。姜林是他再婚生的孩子,是个男孩,所以他一直都很宝贝。

        他现任夫人也是个极为明事理的人,至少在表面上不会和他们任何姜家人出现裂痕。这点姜书厘尤为欣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句话倒是被她理解得很通透。

        姜林今年也就刚上幼儿园,他见面前的门打开了,便忽地冲过来抱住她的腿:“姐姐,爸爸让我来叫你,这是林林给你买的早餐。”

        他将早餐递到姜书厘的手里:“文才街那家,你之前说过它好吃,我就记住啦!”

        姜书厘被他的小奶音萌化,笑着蹲下身将他抱进怀里:“林林怎么这么乖?”

        “因为喜欢姐姐呀!”

        姜书厘对面的那间屋子一直没有人住,但她刚刚明明看到似有个黑色的影子往哪方向走,但匆匆往她这方向一瞥就又躲回阴影里。

        不会是人贩子吧。

        姜书厘神色紧张了瞬,起身拉着姜林进了屋,等她确定门关好后才拍着胸脯松了口气。

        她将姜林抱上椅子:“林林,你坐在这里等等姐姐,姐姐先去换身衣服好不好?”

        “好!姐姐快去吧。”

        姜书厘眉眼倏的弯起,抬起手摸他脑袋。

        等姜书厘换完衣服出来的时候,姜林已经趴在餐桌上睡着了,小奶团子皮肤细嫩,似是一掐就能掐出水来,她不忍心叫醒他,便坐在对面看着他的睡颜吃着早饭。

        医院消毒水的气味比较重,姜书厘不喜欢闻这么刺鼻的味道,她戴上口罩和鸭舌帽,将睡着的姜林抱在怀里准备出门。

        许是她的动静太大,姜林被惊醒,他揉揉眼睛呆愣地看着她,随即指着她的口罩问:“姐姐,我也想要戴口罩!”

        姜书厘从兜里重新抽出个新口罩给他戴上:“真乖,戴口罩的习惯要养成!”

        姜维涛的车就停在公寓门口,姜书厘抱着姜林走到车旁,姜林的妈妈秦芷见此亲自下车接过姜林,随后紧紧地护在怀里。

        姜书厘勾唇朝她颔首算是打过招呼,随即便钻进汽车的后座坐好,秦芷抱着姜林进了副驾驶,其间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姜书厘也不太想和她搭话,坐在后座一声不吭,任她和姜维涛一家在前面热情的聊天。

        奶奶的病房在走廊最尽头,姜维涛和秦芷要先去附近的超市逛逛,让她先带着姜林上去,姜林听话地被她牵着走。

        病房里,老人孤寂地躺在病床上,她的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姜书厘愣了下,眼眶逐渐变得通红,呼吸在那刻蓦然一顿。

        姜林摇了摇她的手:“姐姐,我们进去。”

        老人紧阖双眼,姜林轻声地同她说着:“前几天奶奶还在说姐姐怎么都没来过,其实奶奶可想你来看看她了,昨天她听说你会来,你看,她还给你准备了小礼物呢。”

        姜林指着床头的小礼盒,笑着拉她走近:“我帮你把奶奶叫醒!”

        还没等姜书厘劝阻,小孩就扑到床边咬着奶奶的手臂:“奶奶,奶奶,姐姐来了!”

        老人缓缓睁开眼睛,视线慢慢地在眼前转过,随后才涣散地落在她的脸上。

        “厘厘……”

        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她从没想过有这么一天,她会因为一个从前狠心抛弃她,后来还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她已经发疯的妈妈刁难也不愿救一命的人而落泪。

        本来她应该恨她的,不是吗?

        她慢慢走到床边坐下,老人皮包骨的手抬起轻轻地落在她的手背上:“厘厘看我来了。”

        她无力地将床头的礼盒推给她:“这是奶奶很早之前就准备给你的小礼物,你看看。”

        姜书厘打开小礼盒。

        里面是一只被红绳拴着的金色长命锁,正面的锁面上刻着她的名字,后面那面则是刻着她对她的所有祝福——

        万事遂意,平安喜乐。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奶奶动了动唇:“我们厘厘满月的那天。”

        “那你那时候……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们?”

        “因为你妈妈婚内出轨了,你知道吗?厘厘,你妈妈她根本只是为了图我们姜家的前才来接近我们,她根本不是个好人,你知道吗?”

        姜书厘咬唇:“那你们为什么不要我!”

        “我们被那女人给骗了,她当初走时只要了你,我们没想到她要走你就是为了折磨你,以此来报复我们姜家。”

        “那你们当时为什么又要冷眼旁观?”

        “因为……她的阴谋被我们识穿了,我们需要知道她背后的指使人。我……我也没有想到她已经狠毒到了这种境界,你爸爸其实早就想和她说清楚把你要回来的,但是我……”老人悔恨地垂下脑袋,一滴浊泪落在纯白色的床单上,“奶奶当时太自私了,我太想要个结果,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我现在也已经遭到报应了,所以希望你今后能好。”

        “厘厘,我们从来都是一家人。”

        前因后果终于被她解释清楚,姜书厘微颤着指尖咬住下唇,她隐忍了这么多年的事情,背后的真相竟然是因为她一开始就是棋子。

        一开始她是她妈妈手中的棋子,只是被下错了,但她要走了这颗棋子并每天都用尽各种方法督促她,想让姜书厘进行她的下步计划,但其实这时候姜书厘已经成了姜家的棋子。

        在这场博弈中,只要她死了就满盘皆输。

        他们都以为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她,殊不知这样的保护,只会成为吞噬她的毒药。

        姜书厘浑浑噩噩地走出医院。正值傍晚时分,太阳已经落山,火烧云盘踞在那半边天,但她的心情却莫名地有些低落。

        那家叫nightbreeze的酒吧就在市中心医院对面那条街上,走近那条小巷就能看到。

        它不是普通的酒吧,里面的服务员也一个比一个有个性。姜书厘脱下厚重的外套开门走了进去,一拿菜单的小哥全程跟在她身后,见她找位置坐下后,立马递上手里的菜单。

        “这是我们的菜单,您看需要点什么?”

        姜书厘接过菜单翻看着:“我要一杯你们这里最烈的酒,喝了就能忘掉忧愁的那种。”

        小哥愣了下:“美女,你心情不好?”

        他看了眼她身后:“没有人陪你吗?”

        姜书厘瞥他:“别废话,我朋友还没来。”

        “……好嘞,这边美女要一杯最烈的酒,”随即他又回头看她,“那您稍等会儿哈。”

        逢歌来的时候就看见姜书厘醉醺醺地指着服务员示意他过来,那个服务员摆着托盘颤颤巍巍地朝她靠近,她揪住他的耳朵看了眼:“……你不是我的男朋友!!!”

        逢歌:“……”

        服务员:“……”

        “你快去把我男朋友叫过来,我男朋友可是我撩了好久才撩回来的,你把他弄哪去了?”

        逢歌:“……”

        服务员:“……”

        “我男朋友长得超帅,你一点也不帅!!”

        逢歌:“……”

        服务员:“……”

        逢歌见服务员完全发懵,而其他几个服务生也是避她如蛇蝎般不敢靠近,她暂且可以放心让姜书厘在这再耍会儿酒疯。

        她退出酒吧,给逢卿打了个电话。

        那头很快接起。

        “逢卿!!!江湖救急!!!”

        逢卿将手机移开,随后才回她:“咋呼什么呢?有事赶紧说事,你哥我正在跟我许久未见过面的兄弟叙旧呢,怎么这么不懂事!”

        “兄弟?哪个兄弟?”

        逢卿:“梁霁,梁霁!!没事就挂了!!”

        “我去,你快让梁霁过来,他女朋友现在在酒吧里耍酒疯呢,什么我男朋友天下最帅,各种不知廉耻的话,我都不好意思进去!”

        那头愣了下:“梁霁,你有对象了?”

        突然闯出另道吊儿郎当的声音:“昂。”

        “连你也有对象了?我去,当初说好不摆脱单身阵营的,这时候怎么一个个都跑这么快!”

        手机许是被梁霁抢过去了,下秒他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你们现在在哪里?”

        “nightbreeze酒吧,市中心医院对面。”

        梁霁揉着眉心,轻叹了口气:“你拦着她点,我现在过去。”

        电话被那头切断,逢歌将手机塞回兜里,随即又重新打开门进了酒吧。

        姜书厘还在耍酒疯,这会儿已经换了个服务生为她单独服务:“我跟你说说我和我……”

        逢歌过去扶住她的胳膊:“那个,不好意思,我朋友喝酒后就是这样,对不起哈。”

        那个服务生松了口气,连连摆手走开。

        逢歌拧她胳膊:“姜书厘,给我清醒点!”

        姜书厘被她拧疼了,蹙紧眉心抬眸瞥了她一眼:“逢歌,我一点也不开心。”

        逢歌愣住,随即在她身旁坐下,安慰她:“你为什么不开心啊?”

        “说不出来哪里不开心,反正就是难过。”

        逢歌视线瞥向窗外:“……”

        “起来吧,我扶你出去走走。”

        姜书厘难得听话,她被逢歌扶着走出nightbreeze酒吧,外面微风不燥,扬起她的发梢。姜书厘甩开她的手踉踉跄跄地往前走。

        没走几步便回头看她,醉醺醺地扶着墙指着逢歌:“本宫不死,尔等终将是妃!”

        逢歌:“……”

        没过一会儿,她又颤颤巍巍地蹲下身子:“本宫的四郎呢,怎么还没见影子。”

        逢歌:“……”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最新小说: 都市:王者归来 穿越今生只为遇见你 刀剑乱舞本丸恋爱篇 脱单日记 穿成反派崽崽的亲娘后躺赢了 不一样的世界之寻亲记 我的老攻总不行 白月光她总想逃 [网王BG]百分百拥抱未来 宇宙科技修仙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