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请杀死他的浪漫吧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第(1/2)页

25

        第二天一早姜书厘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她打开房间里的窗户通风,随后蹑手蹑脚地走到衣柜前开始整理东西。

        她的衣服都是些简单款式的白t恤,这也要归结于来之前的那天,温丛枝让她别带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过来,会被笑话。

        姜书厘将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叠好,一件件整齐地塞进行李箱里。另个箱子里装得全是她带过来的拍摄工具,她没怎么拿出来过,所以也不太需要整理。

        衣柜里的衣服全都装完了,她才看到被塞在最底下的东西,是梁霁送给她的那些礼物。

        放在最外面的是梁霁送给她的第一个礼物,那个用红丝绒礼盒装着的蝴蝶发夹,她一直都不知道梁霁为什么要送自己蝴蝶,之前没有问,现在也更找不出理由来问他。姜书厘将这个礼物连着衣服一起塞进行李箱里。

        第二件就是他在她鞋子坏的那天买来的老北京布鞋,黑色的鞋面已经混上些泥点,姜书厘用纸巾将其擦干净,随后包上塑料袋也扔进行李箱里。

        她这才发现,梁霁送给她的礼物,她都想带走,但总归是感情劣势那端,有些没必要的东西就不能贪心地带走。

        她的视线顿在投影仪上。那天她也送了他礼物,就是现在还放在客厅角落吃灰的电子琴,但她没想到的是梁霁竟又给她准备了礼物,一来一回本以为可以抵消,但在他这个礼物送出手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自己亏欠太多。

        那就大方地把本就属于他的东西还给他吧,在这方面,她就不应该贪心。

        姜书厘看了眼被放在角落里的投影仪,咬牙合上衣柜,随后便将行李箱拉链拉好。

        她轻手轻脚地打开门走去厨房,隔壁的房门紧闭着,这么早的时间梁霁估计还在睡觉,她去厨房给他做了份早餐,抱着相机出了门。

        浔溏镇的一切都还是这么的眼熟,横穿在镇中心的河渠被清风扫出一道涟漪,落霞街的一些早餐铺面上已经围上几层的人群,姜书厘抱着相机笑着从铺面门口经过,路过几处人家,坐在树荫底下乘凉的婶婶们跟她打招呼。

        所有一切都跟来她来时相差无几。

        不知为何,她有些舍不得这里。

        姜书厘一路走到浔溏镇的镇子口。那条纯色的黑毛野狗依旧顿在石拱门下,他似是感受到有人靠近,任然极为灵性地转头盯她。

        她举着相机走到镇子门口,打开摄像头,调好聚焦点便开始拍摄视频。

        镜头由碑牌上被红色油漆突出的浔溏二字转换到那座高大的石拱门,其中那只蹲在阴影里的野狗也被拍了进去。

        姜书厘慢慢往前走着,镜头将整个浔溏镇都收入眼底,那条河渠里有乌篷船缓缓推过,河渠边的人家传出几声小孩的笑声。

        沿着落霞街往前走,就到了灵犀湖上的那处水榭,再往后就是之前她让梁霁帮她拍得那些场景。姜书厘关了摄像头,慢慢悠悠地又往前走了几步,前面就是孤鹜街写对联的地方,她快步走过去看了眼,其实也没几个人是真正在写字的,多半都是在乱涂乱画。

        姜书厘将相机挂在脖子上,抬起放在一旁沾着墨水的毛笔在红纸上落笔,她没有学过毛笔,此刻握着毛笔的手有些颤。

        身后似是有人靠近,他俯身凑近她,温热的鼻息洒在她的耳畔,他抬起指尖覆上她的手,另只手则是撑在她的身侧。

        呼吸蓦然一顿,她垂眸瞥了眼那双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抵在桌角,指节修长有力,他的食指左侧似是有道很浅的疤。

        “喂,我找半天,结果你在这写字呢?”

        姜书厘身子不受控制地僵住,梁霁握着她的手一笔一划地在纸上写着“前程似锦”。

        写完后,他便松开手。

        他嗓音有些慵懒,喊她名字:“姜书厘。”

        “干嘛?”

        “你昨晚说我……性格古板无趣?”

        姜书厘微怔:“……不是吗?”

        “诶,不是,我古板无趣在哪?”

        姜书厘垂下眼睑思考:“大概就在我们之间好像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吧,你竟然能轻浮地说出我可以去找你这样的话。你喜欢我吗?你有跟我说过我们在一起这种话吗?没有吧,那你凭什么来黎溪找我?”

        梁霁:“姜书厘,你自己听听这靠谱吗?这跟你说我古板无趣有什么关系?”

        姜书厘眨眨眼睛,随后扬眉抱着胳膊看他:“你古板就古板在不就是一起待了几个月吗,至于在我要走的时候这样吗,无趣就无趣在你本身就无趣,跟你待一起觉得寡淡无味。”

        姜书厘眼眶不自觉发红,她也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但是梁霁他并没有同她说清楚过关于这方面的解释,她必须激他。

        梁霁眼睫发颤:“喂,你有意思吗?”

        她忍着鼻尖那刻涌上的酸涩,点头看他:“有意思,能跟你玩玩我觉得很开心呢。”

        男人就穿了件黑色普通款的t恤,他露在外面的小臂青筋忽地变得明显,嘴唇微抿。

        还没等姜书厘反应过来,他倏的抬手摁住她的后脑勺,嘴唇紧紧地贴了过来,不同于前几次的温柔,他轻咬着她的唇角,舌不断俘虏过她微张的唇,勾着她的舌尖激吻。姜书厘想推开他,却被他紧紧地箍住腰。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结束了这段深吻。

        梁霁额间抵着她的。

        他喘息着垂眸看她,姜书厘瞥见他的耳尖似是更红了些,他轻声地问出口:“姜书厘,你现在还觉得我寡淡无味吗?”

        姜书厘:“……”

        他抬起指尖轻柔地拂过她被亲肿的嘴角,勾起她的下巴逼迫她看向自己,他漆黑的眸似是还有欲望涨潮后深邃,却又平静地毫无波澜,淡漠却又连着不能割舍的情丝。

        姜书厘咬着下唇盯着他看,那双染上红血丝的眼睛忽闪:“梁霁,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男人俯下身将她圈进怀里,他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低沉的声音落在耳旁:“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姜书厘:“……”

        梁霁捏捏她的耳垂开口:“我一直都在想你之前问我的问题,你问我是暧昧上头,还是真的喜欢你。我现在知道答案了,我不想你走。”

        “所以……”

        梁霁垂眸轻笑,随即弯下腰来与她平视:“姜书厘,你以后能不能回来看看我?”

        那刻心跳加速,似是要喷涌而出般猛烈。

        她昂起脑袋呆愣地看着梁霁,她从没有想过这句话会从梁霁口中说出并且被她给听到,在她想来,他们早已走到形同陌路的交叉路口,之后就算再有交集,也只会是擦肩而过。

        但她忽略了心动的伟大。

        有些心动,一旦出现,就会覆水难收。

        就像她对梁霁的喜欢一样,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只要是他,她就会无限制地反复喜欢。

        因为有些人,一旦遇见,就会一眼万年。

        那能不能回来看看我?

        像是哀求的语气,话里藏话,像是他这些时间来诉不清的喜欢。

        见她没有反应,梁霁垂下手点头,那刻他的声音里似是涌上了一股无助:“也行。”

        那天下午,俩人相安无事。

        姜书厘就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剪着视频,而梁霁则是抱着那个狐狸抱枕坐在客厅,昂着头望着墙上的时钟,他的下巴隐在外套里,漆黑的眸子似是染上些淡漠与疏离。

        小猫蹲在他的身旁,他抬起手捏了下它的后背,猫叫了声跳下沙发钻进姜书厘的房间。

        咪咪跳上她的书桌,用脑袋蹭了蹭她的手背,姜书厘放下相机将它抱进怀里。

        “咪咪,以后要听话点知道吗?”她抬起脑袋看向窗外,窗外绿意葱茏,她垂下眼睑笑着开口,“我走了之后这个家里就只有梁霁了,到时他估计也经常不在家,那你一定要乖哦,这样他才会把你带在身边。”

        她捏捏它的耳朵:“好好相处,梁……”

        姜书厘话还没说完,客厅里就想起一阵钢琴声,她知道这首歌,是电影《暮光之城》中的《riverflowsinyou》。

        这首曲子给她的感觉就是创造了一副飘渺、梦幻又充满意境的画面,在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晚,她都听着这首曲子入眠,她有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给自己的粉丝和朋友。

        但她没想到梁霁会弹这首曲子。

        电子琴的音色和普通钢琴不同,但完全不影响这首曲子的动听,再加上梁霁的弹奏,她觉得她此刻进入到了梁霁给她创造的梦境中。

        姜书厘抱着咪咪靠在门框上静静地看着梁霁的背影,钢琴声悠扬,伴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最新小说: 都市:王者归来 穿越今生只为遇见你 刀剑乱舞本丸恋爱篇 脱单日记 穿成反派崽崽的亲娘后躺赢了 不一样的世界之寻亲记 我的老攻总不行 白月光她总想逃 [网王BG]百分百拥抱未来 宇宙科技修仙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