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请杀死他的浪漫吧 > 第18章 第十八章

第18章 第十八章

第(1/2)页

18

        傍晚的浔溏镇被笼罩在阴沉沉的薄暮里,像是被晚霞撕裂出一道口子的湛蓝天空忽地一下就变得阴沉下来,火烧云散去,乌云盖顶。

        还没等姜书厘反应过来,一阵响亮的雷声落在她的耳畔,霎时整片浔溏镇都安静下来,落雨声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隔壁栋的阿婆忙着将院子里晒着的东西收进去,姜书厘的房间还半开着窗,连绵细雨被夏夜的风吹着往里刮,浸湿了木制的窗杦。

        她翻身下床,正准备走到窗边去关窗,结果窗还没关上,整个房间倏的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阿婆的声音响亮得从街角传到街尾:“大伙们,先断电一会儿!这又打雷又下雨的,咱们镇子里的电路老化又多,到时总电闸跳了,又得停电个好几小时,都听清楚没!”

        邻居几家人都撑着伞探出脑袋应她。

        阿婆走到她这户门口时,伸出脑袋往里头看了看,姜书厘正好点开手电筒,猝不及防地跟墙角那个弹出来的视线相撞。

        她吓了一跳,险些没拿稳手机。

        “落霞街520号,听清楚了吗?”

        姜书厘艰难地吞咽了下口水,点头应她:“听到了,婆婆。”

        阿婆很快就带着大喇叭消失在墙角,细密雨珠穿过绿意葱茏的枝干斑驳地落在地面上,蝉鸣声骤停,只留下听起来极其治愈的落雨声。

        手机微信页面还停留在和梁霁的聊天框内,而最下面的那条则是梁霁刚给她发的。

        姜书厘将浔溏镇打雷下雨,现在还提早停电的消息告诉了他。她从小就怕黑和安静的环境,主要是因为她的妈妈喜欢管她。父母离婚后,她本是归妈妈管,她只要稍稍做错事情就会被她关在寂静黑暗的地下室里,密不透风的环境一度让她的精神出现幻觉,后来姜维涛了解到这件事后,向法院提出收回她的抚养权。

        所以她在十岁之前的性格是非常孤僻的,但好在后来姜维涛对她够好,才会将她宠成现在这副娇纵矫情的鬼性格,但那些童年的阴影还是时常伴随着她,怕黑怕鬼,胆小如鼠。

        她给梁霁发了消息。

        【姜书厘:梁霁,浔溏镇打雷下雨,现在镇电力局直接给断电了tt】

        没过多久,梁霁就回了她消息。

        【梁霁:这都是常事,你怕黑啊?】

        【姜书厘:算是小时候的阴影吧,现在这里好黑哦,他们怎么回事,下点雨就怕得直接关电,你们这不会已经这么落后了吧?】

        【梁霁:电路老化严重,没办法。】

        【梁霁:你要是怕的话,现在去我房间,在衣柜最下面的抽屉里拿那个充电灯泡安在墙上,电我充好了,大概能撑几小时吧。】

        【姜书厘:那万一到时候还停电呢?我还想洗澡,身上粘兮兮的,好难受。】

        【梁霁:洗澡也是小事,楼下有备用水源,你用煤气灶烧开就可以洗了。】

        【姜书厘:……可是我不敢一个人。】

        【梁霁:姜书厘,你怎么这么矫情呢?】

        姜书厘钻进被窝里,紧紧地抱住被子,此刻黑暗且寂静的环境逐渐和小时候被关在地下室里重叠,但条件不同,她现在至少有床和被子,更加庆幸的是,她还有梁霁陪她聊天。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是梁霁打来的电话,他的声音有些急,她明显地听见他身后的背景音,清晰的落雨声伴随着越来越急的脚步声不断地砸向她的耳膜。

        那刻,心无端地平静下来。

        “姜书厘,找到灯泡没?”

        姜书厘闷在被窝里偷偷红了眼眶:“没有,我没去找,我有点害怕。”

        她身子瑟缩成一团,脑子乱糟糟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听见大门似是打开,随即有人换了鞋便朝她的房间里跑过来。梁霁就站在她房间的门口,屏幕上明亮的光隐隐闪在他的脸侧,将他的五官衬得更加立体。

        他垂下手机慢慢朝她走近,他刚在她的床上坐下,姜书厘便钻出被窝扑进他的怀里,那刻鼻尖还是轻易地变酸变涨,她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微微哽咽着说道:“好黑……”

        梁霁心早已软下,他抬起指尖安抚性地揉着她的后脑勺,安慰她:“行了行了,我现在去给你把灯泡给找来,你先松开我,行不?”

        姜书厘吸鼻子,摇头:“不要,你陪我。”

        “姜书厘,你怎么那么能闹呢?”

        姜书厘从他的怀里退出来,她忍着眼角的泪意抬眸盯着他看,似是有些憋不住了,她的巴掌不断落在他的手臂上:“谁能想得到你们这边竟然连打雷下雨都要先断电,你也没提前跟我说过,而且我本来就怕黑啊,你现在又要怪我矫情,怪我矫情你就别来啊,让我在这自生自灭好了,让你陪我,你又怪我会闹。”

        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般落下,不间断地砸在他的手背上,就想被烙铁烙上印记般,他的身子逐渐变得滚烫燥热起来。

        “是不是我现在做什么都是错的。又不是我叫你来的,是你自愿要来的,现在又说我闹。”

        她睁着水灵的杏眼瞧他,鼻头被浸湿,微微泛着红,她抽了张纸吸吸鼻子,随后又继续吐槽着他:“你不想陪我就走啊,还坐在这里干什么?你嫌我闹就离我远点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最新小说: 都市:王者归来 穿越今生只为遇见你 刀剑乱舞本丸恋爱篇 脱单日记 穿成反派崽崽的亲娘后躺赢了 不一样的世界之寻亲记 我的老攻总不行 白月光她总想逃 [网王BG]百分百拥抱未来 宇宙科技修仙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