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第(1/2)页

她一路狂奔回去,  上了楼,推开门,客厅里陈建强正在一口一个囡囡,  让他的囡囡多吃两口,  见她进来则是一脸便秘。

        陈玲玲没空理这个头上已经长满绿色青苔的人,进了房间打开抽屉,取出外公和妈妈的烈士证,  又翻找出赵爷爷的联系方式,装在一个布包里,转身再出门。

        徐永根陷害许奶奶,  看见车子上的字,停下来,  必然是心里有鬼。现在是时局大变革的时候,  一进一出,差别可大了。

        到车前,容远说:“叔叔婶子让你坐前面车头里。”

        陈玲玲摆手:“不用,  不用,  我就坐后面,我要跟婶子们聊天。”

        婶子手抓在栏板上:“小姑娘坐车头,那里太阳晒不到,  咱们这儿,这点遮阳蓬,  等下太阳晒进来躲都没地儿躲。”

        陈玲玲抓住栏板扣子,一使劲儿就拉了上去,  婶儿看陈玲玲上来,把一个大叔赶下去,拍了拍她身边:“你去坐车头,  小妹妹过来坐。”

        陈玲玲见车斗里放着几捆稻草,上头铺着麻袋,两位婶儿和两位大叔,还有容远就坐这个上面,陈玲玲挨着婶儿坐下。

        车子开动,婶儿和叔用新奇的眼光看着陈玲玲。

        在他们固有的印象中江城的城里人是特别看不起乡下人的,但是那天陈玲玲举动让她们很意外,婶儿问:“小姑娘,你真的是许老师的亲戚啊?”

        “是啊!”

        婶儿看着她笑,又转头跟其他人说:“这就是什么样的人家出什么样的孩子。那天商店里的营业员狗眼看人低,小妹妹把她给骂得不敢说话。许老师也是这样的人……”

        坐在后面真的坐对了,天气是热,心也是热的,大叔大婶跟她之间共同的话题就是许奶奶。

        “是啊,我们家四儿成天咳嗽,赤脚医生开的药吃不好。许老师抓的草药,三天就好了。”

        “说什么许老师是老右,咱们乡下人不懂,只懂一件事情,许老师是好人。”

        “阿远妈妈已经去了很多年了吧?”

        容远点头:“是啊!”

        “你看许老师把阿远养得多好。我们公社里最好看的小伙儿了,许老师一直说至少得等他高中毕业以后再说亲。”

        陈玲玲用胳膊肘捅了一下小伙儿:“哥们,明年小猪就能开宰了。”

        容远瞪她:“怎么说话的?你明年也毕业了,怎么不说?”

        “小姑娘,你也要毕业了呀?”

        陈玲玲发现一件事,天下的婶儿和阿姨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这不,婶儿仔仔细细看陈玲玲,笑着说:“比我们那儿的姑娘都俊,跟我们阿远还挺配的。”

        “可不就是吗?小姑娘是许老师的亲戚,咱们阿远是许老师养了很多年,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两人一搭一档给容远和陈玲玲配对了。

        容远笑:“玲玲外公和妈妈都是烈士,她还要读大学,以后是大学生,你们别想多了。”

        听见这话,两位婶儿也知道城里的大学生哪里是乡下小子能肖想的?

        他这话固然是给她解围,却也贬低了自己,陈玲玲大掌往容远身上一拍:“你不是也想考大学?小小年纪,现在就想着娶媳妇干嘛?好好读书,不许胡思乱想知道吗?到了年龄奶奶会催着你谈对象。”

        “你怎么乱扣帽子,我什么时候胡思乱想了?”容远可不服气。

        陈玲玲哼哼两声:“没有胡思乱想最好,回去之后我帮你好好复习功课。”

        “小妹妹,村里几年出一个工农兵大学生。虽然阿远的爸妈是地主家的长工和佣人,咱们那儿成分好的孩子一大堆呢?想要这个名额可不容易。”大叔跟陈玲玲说。

        “叔,时代会变的。七三年还恢复过高考呢!反正不是今年就是明年,高考应该会恢复。到时候阿远也好,咱们大队里的高中文化的青年都能考大学了。”陈玲玲说得信心满满。

        大叔摇头:“你不要让他想那些有的没得,咱们庄稼人,好好种地才是真的。这种困梦头里想屁吃的事情,都是空的。”

        容远笑:“叔,我继承奶奶的衣钵不行?高中毕业在大队小学教书不行?”

        这下大叔脸上才露出笑容,陈玲玲不服想要开口,见容远对着她眨眨眼,陈玲玲了然,这是让她不要跟固有思维的人去争论。

        陈玲玲拍着他的肩膀:“脚踏实地的好小伙。”

        容远:“……”

        要是上辈子走高速三个半小时也就到了,这辈子,都是县道和村道,一路上颠簸,中午大家一起坐下吃饭的时候,陈玲玲发现杭城西还没过了呢!

        陈玲玲从包里拿出刘丹阿姨准备的大白馒头和榨菜,这是民航基地出产的馒头,一个个绝对饱满,比她后妈的胸还大。

        大叔大婶儿手里是他们从家里拿出来,在招待所借了锅子煮的红薯。

        几个人都看着他们,陈玲玲塞了一个在容远的手里,其他几个递给婶子:“婶儿,你们过去分一下。”

        “我们吃了,你们等下吃啥?”婶儿咽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最新小说: 重生日本怪谈故事 度假式渡劫 我靠算命火了 大家诡秀 洪荒:开局忽悠叶天帝开盲盒 行走水云间 音响苍穹 为了亿万遗产嫁给病娇世子后 夏油杰说他很讨厌你 死亡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