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99章 第 99 章

第99章 第 99 章

第(1/2)页

是不是觉得这章眼熟?没订阅够一定比例,  那还得再等等哦!  谢美玉看见她出门,立刻堆满了笑容:“玲玲,这么早就起来了啊?妈妈特地给你去买了粢饭糕和豆腐浆。快来吃!”

        陈玲玲进卫生间刷牙洗脸,  谢美玉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她洗漱:“玲玲啊!妈妈反思了一整夜,  确实之前对你,我们不是太在意。妈妈跟你道歉!以后妈妈会改正错误的,  绝对不会偏心眼。”

        陈建强也笑着说:“你妈妈四点钟就拉着我起来,  跟我说这些年没能好好照顾你很愧疚,她会以后弥补你的。等你今天放学回家,  她就带你去商店买衣服和鞋子。”

        两人是怕陈建强回去做锅炉工,怕这套房子没了?

        陈玲玲坐下,打了一碗豆浆,拿了一块粢饭糕吃着说:“大可不必这样惺惺作态,  我已经这个岁数了,  咱们也已经撕破脸皮了,  亲兄弟明算账,  我的补贴津贴和粮油布票,以后我自己去领。”

        听见这话,陈建强脸又拉长了,  陈玲玲看着他被谢美玉给拉了一把,  听谢美玉说:“玲玲,  亲兄弟明算账,  可看见过儿女跟父母那么算账的吗?”

        她拿出一叠大团结出来说:“雅茹上初中之后,  有六块钱零花钱,你呢一直没有。这是妈妈的错。今天我也把这钱一次性给你,三年,  一年七十二,添个整,一年八十,三年两百四,再给你二十斤粮票,你要吃什么零食也能自己买,要是不想买,就自己存起来,好不好?”

        陈玲玲看着桌上的大团结,这是避重就轻,给她两百四十块,她的补贴津贴还是给谢美玉?想得美!不过这个钱,不拿白不拿。津贴和补贴她也要拿回。

        陈建强刚才还跟谢美玉说,他倒是要看看这个死丫头敢不敢拿,没想到陈玲玲伸手把钱给收了。

        “以后别说你妈没有一碗水端平,她该补给你的都补给你了。”

        听着这种驰名双标的话,陈玲玲对这个便宜爸爸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反正上辈子她那个爸爸也是这么一副嘴脸,习惯了。

        陈玲玲看见谢美玉微不可查的笑容,心头一凛。上辈子小后妈可是各种招数都使出来过,包括找人要弄死她。既然这个后妈跟小后妈差不离,那么她给出这个钱?

        这个年代,给她这么一个才十五岁的小姑娘两百多块钱,这叫什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不怪陈玲玲想得比较多,就谢美玉的心量,她的女儿被她白打了?她要没后手,陈玲玲愿意表演倒立行走。

        谢美玉笑着说:“这下你高兴了吧?”

        陈玲玲看着她:“你给我两百四十块,却只给我二十斤粮票,我怎么花?粮票,布票都给我再拿点出来。”

        “你不要得寸进尺。”陈建强叫。

        陈玲玲笑:“既然是给了,就要给得稍微像样点,不要不伦不类。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好好做过一身衣服,给我点布票怎么了?费雅茹平时又是鸡蛋又是牛奶,我多要点粮票,买点营养品补补不行吗?你看看她前凸后翘的,我干瘪得跟竹竿似的,难道不应该?”

        “行了,行了!建强不要说了,我再去拿!”谢美玉安慰自己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她进去再拿了五十斤粮票,五十尺的布票给陈玲玲。

        陈玲玲接得坦然自若,她拿起饭盒,背起书包,去学校。

        这个年代的高中,跟陈玲玲上辈子的高中差别很大。今天只有一堂课,叫做“农业实践”。

        到了学校把饭给蒸上了之后,在校门口集合,一起往五公里之外的农田。

        现在机场附近还有大片农田,现在是水稻种植季节,农业课老师带着学生们下田认识水稻。要是放在上辈子,大夏天来回十公里徒步学校要被家长投诉到校领导哭。

        学生三三两两,边走边聊,陈玲玲私底下在跟方圆圆说昨天的事情。

        方圆圆正在给陈玲玲竖起大拇指:“玲玲,你真够厉害的,看你后妈还有脸说自己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善良。”

        带队老师看见队伍懒懒散散,说:“大家一起唱歌,葛慧敏你来带队唱歌。”

        “老师,葛慧敏今天请假,她外婆去世了,参加追悼会去了。”

        “文艺委员不在?那就算了!”

        “老师,陈玲玲唱歌也很好听。”说这话的是昨天一起出黑板报的李伟峰。

        在同学的印象里,陈玲玲平时内向腼腆不太爱说话,唯独画画非常好,

        陈玲玲被提到名字抬头看大家伙儿,班主任李老师说:“陈玲玲,李伟峰说你唱歌特别好,你来?”

        “来!”同学们给她鼓劲儿。

        陈玲玲开始收刮原主的记忆:“那就《唱支山歌给党听》?”

        上辈子虽然妈妈走得早,可她爹这个狗大户,外头流行什么就让她学什么,音乐舞蹈骑马高尔夫空手道,十八般武艺样样都让她学,有的学得还不错,有得就算了。唱歌算是比较强的一项了吧?

        陈玲玲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空灵:“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

        陈玲玲一开口,就让队伍安静了下来,只有来来往往自行车和汽车声。

        陈玲玲停下来:“不是大合唱吗?一起啊!”

        一个男同学说:“应该你唱第一句,然后说一声,预备唱。”

        陈玲玲重新来:“唱支山歌给党听,预备唱……”这下全班同学跟着唱。

        果然还是要唱这样歌,这么一来队伍雄赳赳气昂昂,气势完全不同。

        陈玲玲也把原主会的那些歌曲挖出来一首一首唱过去。进入小路,来到田头。

        绿油油的是大片秧田,陈玲玲从小长在城里,没有仔细关注过,稻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最新小说: 重生日本怪谈故事 度假式渡劫 我靠算命火了 大家诡秀 洪荒:开局忽悠叶天帝开盲盒 行走水云间 音响苍穹 为了亿万遗产嫁给病娇世子后 夏油杰说他很讨厌你 死亡回忆录